慢跑或者溜湾,享受天籁时光的美妙——–(散文)

  慢跑或者溜湾,享受天籁时光的美妙——–(散文)
  写诗时间一般安排在上午,

为此感恩这个时代,直至容忍自己从高高的长江大桥纵身跃下彻底消失。
  

三年前的秋天,经过二十年游历之后,他从无锡来到武汉南郊汤逊湖畔。他定居湖区,诗人的精神苦痛已经有所缓解。漫步和徒步行感悟和探寻,成为他的一种精神存在状态。芦苇和鸟声,野莲花和青蛙,湖畔波澜在眼中鲜活。养育了诗人安宁的心灵,在二年多时间里写出了千余首诗歌。
  

在晨光里他跑步,慢跑或者溜湾。八点开始写作至十一点钟。午饭后能一个多小时。读书喝下午茶至四点后钓鱼二小时。
  

晚饭后散步一小时。看电视新闻或者报纸一小时,夜间写作从九点种至十二点深夜。第二天早晨六点半起床。养成了良好生活和读书写作习惯。
  

他写作的诗歌融入了激情浪漫和现实主义的叙述抒情内容。诗歌十分干净,大部份是以一种诗体小说的面歌出现的。
  

以诗人心灵的抚慰和梦想飞翔为切入点。抒发了诗人的寄托和希望。叙述了人民的期待。讴歌历史和时代的进步。灵巧地运用李白杜甫王维写诗的手法,写下了众多以情感人的现实主义的乡间诗歌。
  

年过五十岁后,他还在研读欧美国家的诗歌,在希腊荷马著述史诗《奥德赛》,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美国诗人考门夫人的《荒漠干泉》。他爱不释手。
  

总是在手边翻阅不断学习进取,令人敬仰。他生活简约,尽力减少浪费时间。写诗时间一般安排在上午。夜间他主要写作小说。
  

每天写作三千字以上。鸡汤鱼汤是他轮番进补的养生汤。绿茶花茶滋养心肺。
  

每月一次南向长沙岳阳,北向武汉约会文朋诗友,畅谈写作乐趣。顺便亲自交稿给报刊杂志编辑。
  

为此感恩这个时代。可以自由迁移居住的国策。
  

他就是我,在慵懒安静环境下写作生活。一个激情浪漫和现实主义的诗人。
  

我的晃荡的青春时光,在消逝———。
  

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代人典范,成长于八十年代的烽火岁月对于青春、自由、才华、独立的追求,深远影响了那个时代。蜕变了自己。
  

把最好的青春留在这个城市。那是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时代,穷困,躁动,死不妥协。
  

对这个厚重城墙包裹的城市和自闭的乡村来说,跌宕起伏的生活,也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摇滚的奋斗的探索的青春梦想。
  

时代见证了他们内爆、分裂、渐行渐远,走上各自的道路……
  

彼此跌跌撞撞,稀里糊涂。追逐文学梦:写小说、剧本——。
  

多次恋爱和婚姻失败的经历,恩恩怨怨,以带有浓重精神分析色彩的视角和文学女神纠缠不休。
  

我渴望建立功勋伟业。以一个传奇故事和彻头彻尾的谎言来迷惑他的朋友们。
  

我的遭遇创作的瓶颈,家庭生活片段,点燃灵感火花,打破世俗界限……以民歌诗人用热情、怜悯和深邃的目光回顾的往昔岁月,将那逝去的黄金年代一幕幕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记录了自己生命中种种非凡的时刻——青春美丽的时光。
  

我在二十岁时入伍北京五年后退役回乡,受聘于县城某机关打工十年做新闻宣传工作,回故乡镇政府工作了五年做武装干事,去广州漂泊二年做采访记者,又在江湖商界做了五年企业策划五年营销管理工作。一步一个脚印行走于大街小巷,见过了太多人世间的冷漠悲情。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城市忽然变成了一种奇特的生物。高楼大厦和灯红酒绿的中心,藏着一座座的“小乡村”,甚至不在背面,就那么明目张胆、光明正大地在满城灯火中杵着。这一簇簇的城中村,红褐色的砖石裸露着各色斑驳,在晚风中熠熠发光,隐隐呜咽,好像在轻唱一首早已过时的乡村童谣。人们在白天面无表情、各行其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有很多借酒撒疯的女人、失声痛哭的男人,各自倾倒着南辕北辙的悲喜。世事在人心之间隔着一条幽暗的河,无意义的争吵在玻璃罩外激打、回旋,冒了几个泡之后重归寂静。
  

如果说一个健全的世界是自足的,那只有有缺陷的世界才需要外物的介入,才需要发自内心的沟通,才能最终打开封闭的世界,达成人性的和解。然而这个努力是失败了。我的美丽女教师女友终于走了。贫穷是青春的魔鬼,生命过程是驱逐一个个恶魔的过程。
  

一个游荡在乡村和城市之间的平凡家庭,渴望改变被歧视压榨的贫苦命运,彻底变成富足自由的城里人。
  

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在卑微龌龊的人性孤岛面前,富足自由永远只是一场巨大的幻梦。艰难的我跋涉许多年,相继爱我的两个美人离我而去——
  

所有背离人性的行为都指向一个内核:贫穷!既然反抗无用,为什么不干脆破罐子破摔,彻底妥协?我做不到。心灵上长出诗歌似黄豆芽鲜活——-。
  

伯父为了儿子能在城市站稳脚跟,容忍媳妇小文卖身赚钱。直至容忍自己从高高的长江大桥纵身跃下彻底消失。真相一齐销毁的那一刻,城乡之间的鸿沟又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他们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回忆也越来越不可靠。有时,他们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打着自己的脸。我也一样丢了诗人的自信和尊严,当了肮脏的苍蝇,飞来飞去。苟且地活着。
  

诗友们,请原谅我的贪欲罪果。我卑微着生活,写的诗歌烟火味太重了,真的对不起大家了。除了写下二千首诗歌十部长篇小说及二十多个中短篇小说以外,没有挣到钱。至今仍然过着清贫简约的生活,把诗写得纯粹而干净,是我追求的目标。
  

二千首诗歌,三十个中短篇小说,十部长篇小说是我作为失地农民身份的生命树枝头结出的果子。整整七年了,我在孤独无奈中寻找梦的寄托。我是个沉浮在江湖的边缘人埃

  第二天早晨六点半起床,

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代人典范,成长于八十年代的烽火岁月对于青春、自由、才华、独立的追求,深远影响了那个时代,

彼此跌跌撞撞,稀里糊涂,有时,他们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打着自己的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