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感觉到,逝去的亲人

  宝宝感觉到,逝去的亲人
  

外婆您好!我从没见过您!外婆!人家都说注意胎教,宝宝感觉到,这个我相信,因为我唯一见到的外婆,就是那模糊的感觉,我感觉有人在看我,于是我张开了眼,一瞬间看到了一个人,我从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谁,但心底突然就冒出两个字:外婆!之后对外面的环境很深刻,那是在叔叔家的外面,这件事我从没跟人说过,我就这样蹦出来了,前几岁没有什么记忆或想不起来,直到长大,我相信世界上有跟我一样经历的人,我不能过生日,小时候妈妈曾恨过我,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外婆刚好离开人世,同年同月同日,我生;外婆;走了,我不能过生日,今天是清明,最早走的人是外婆,

外公,外公在乡下很有名望,当过几次村长,是我的偶象,小时候常开车或小摩托车带我和姐姐去玩,我很喜欢,外公和小舅处得不好,我不明白为什么小舅跟外公这么水火,妈妈说是外婆的事,如果不是外公,也许外婆不会这么早离开人世,也许是外婆对小舅很好,也许是小舅很爱外婆,所以小舅对外公也是爱又恨,我很不理解小舅,所以不喜欢小舅,我也长大了,外公走的时候,我没有哭,只是想这样也好,因为这些年外公病痛受苦,把一个好好的人折磨到不行,我真得很心疼,每次回乡时看到老家那零乱的样子,看到孤独的外公,看到那些放很久食物外公却还在吃的食物,說不捨丟,我就泪流不停,虽然小舅在,但是不常来往,大姨和妈还有大舅都在都市,所以外公走了,我说外公走好,

天又塌了,爷爷也走了,另一个老家也没了,卖了,想起好多年的记忆,三个叔叔大过年吃饭的场景不在。
  

外婆您好!我从没见过您!外婆!人家都说注意胎教,宝宝感觉到,这个我相信,因为我唯一见到的外婆,就是那模糊的感觉,我感觉有人在看我,于是我张开了眼,一瞬间看到了一个人,我从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谁,但心底突然就冒出两个字:外婆!之后对外面的环境很深刻,那是在叔叔家的外面,这件事我从没跟人说过,我就这样蹦出来了,前几岁没有什么记忆或想不起来,直到长大,我相信世界上有跟我一样经历的人,我不能过生日,小时候妈妈曾恨过我,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外婆刚好离开人世,同年同月同日,我生;外婆;走了,我不能过生日,今天是清明,最早走的人是外婆。
  

外曾祖父,在老家的乡下,外曾祖父最喜欢坐在外面晒太阳,吹风,很亲很亲,小时候无忧无虑,那张椅子,还在否,我已好久没有回去了,那一天,我很天真,我哭得很认真,哭得惊天动地,连那些陪哭的都被我吓傻了,然后还要我叫祖父的名字,我发愣!气氛瞬间被我破坏了,为什么要打扰我哭,这是我的想法,小孩天真,之后我就哭晕了,然后我看到外曾祖父在天花板上面,但却是牛头把我吓醒的,它就在我的眼前,贴得很近,突然蹦出一个大牛头,把我吓了一大跳,很害怕,虽然看到外曾祖父,但我感觉祖父好失落伤心,我想大喊!可是还来不吸喊就醒了,这件事我从没跟人说过。
  

外公,外公在乡下很有名望,当过几次村长,是我的偶象,小时候常开车或小摩托车带我和姐姐去玩,我很喜欢,外公和小舅处得不好,我不明白为什么小舅跟外公这么水火,妈妈说是外婆的事,如果不是外公,也许外婆不会这么早离开人世,也许是外婆对小舅很好,也许是小舅很爱外婆,所以小舅对外公也是爱又恨,我很不理解小舅,所以不喜欢小舅,我也长大了,外公走的时候,我没有哭,只是想这样也好,因为这些年外公病痛受苦,把一个好好的人折磨到不行,我真得很心疼,每次回乡时看到老家那零乱的样子,看到孤独的外公,看到那些放很久食物外公却还在吃的食物,說不捨丟,我就泪流不停,虽然小舅在,但是不常来往,大姨和妈还有大舅都在都市,所以外公走了,我说外公走好。
  

爷爷,爷爷就突然这么走了,很安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但想起来是好的,只是走得很突然,有件事我觉得做得很对,但又有错,事有对错,不分辈份,爷爷和奶奶关系很不好,因为小三,爷爷大量家产钱财被骗走,虽没离婚但总有隔和,错的是爷爷,男人有钱都会犯错,那时我还小,或许童言无忌,我说了爷爷,很难听,我忘记说什么了,从那之后,爷爷变了,变好了,家人长辈都说就算错那也是长辈,但我就说了,我不觉得有错,有错就说,那怕是长辈,我知道爷爷早年那辈家财万贯,所以爷爷有公子习性,挑东挑西,什么都不满意,也许是被骗,失去不满,心态变了,常无理取闹,但自从我说了之后,心就变好了,好些年来都很好,但就突然走了,爸爸说爷爷是好的,走得很安祥,没有病痛。
  

天塌了,一个一个塌了,一个个走了,很难想象,今天是清明,我在想亲人一个个走了,人情不见了,自从外婆走了,天破碎了一块、祖父走了,天又碎一块,外公走了,再碎一块,半边天的上一代再也没有枢纽,再也没有上一代的牵拌,什么时候开始不在回母亲老家,母亲姑姑那系亲威也忘了…
  

天又塌了,爷爷也走了,另一个老家也没了,卖了,想起好多年的记忆,三个叔叔大过年吃饭的场景不在。最孝顺的三叔在照顾爷爷,出去一下爷爷突然走了,三叔以为是自己的错,打击太大有点疯疯病病的如今不知所踪,奶奶今还在,却也疯疯病病的行动不便,被爸爸接到都市一起生活,下一个是谁?我很害怕…思念

  

外婆您好!我从没见过您!外婆!人家都说注意胎教,宝宝感觉到,这个我相信,因为我唯一见到的外婆,就是那模糊的感觉,我感觉有人在看我,于是我张开了眼,一瞬间看到了一个人,我从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是谁,但心底突然就冒出两个字:外婆!之后对外面的环境很深刻,那是在叔叔家的外面,这件事我从没跟人说过,我就这样蹦出来了,前几岁没有什么记忆或想不起来,直到长大,我相信世界上有跟我一样经历的人,我不能过生日,小时候妈妈曾恨过我,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外婆刚好离开人世,同年同月同日,我生;外婆;走了,我不能过生日,今天是清明,最早走的人是外婆,

外曾祖父,在老家的乡下,外曾祖父最喜欢坐在外面晒太阳,吹风,很亲很亲,小时候无忧无虑,那张椅子,还在否,我已好久没有回去了,那一天,我很天真,我哭得很认真,哭得惊天动地,连那些陪哭的都被我吓傻了,然后还要我叫祖父的名字,我发愣!气氛瞬间被我破坏了,为什么要打扰我哭,这是我的想法,小孩天真,之后我就哭晕了,然后我看到外曾祖父在天花板上面,但却是牛头把我吓醒的,它就在我的眼前,贴得很近,突然蹦出一个大牛头,把我吓了一大跳,很害怕,虽然看到外曾祖父,但我感觉祖父好失落伤心,我想大喊!可是还来不吸喊就醒了,这件事我从没跟人说过,

爷爷,爷爷就突然这么走了,很安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但想起来是好的,只是走得很突然,有件事我觉得做得很对,但又有错,事有对错,不分辈份,爷爷和奶奶关系很不好,因为小三,爷爷大量家产钱财被骗走,虽没离婚但总有隔和,错的是爷爷,男人有钱都会犯错,那时我还小,或许童言无忌,我说了爷爷,很难听,我忘记说什么了,从那之后,爷爷变了,变好了,家人长辈都说就算错那也是长辈,但我就说了,我不觉得有错,有错就说,那怕是长辈,我知道爷爷早年那辈家财万贯,所以爷爷有公子习性,挑东挑西,什么都不满意,也许是被骗,失去不满,心态变了,常无理取闹,但自从我说了之后,心就变好了,好些年来都很好,但就突然走了,爸爸说爷爷是好的,走得很安祥,没有病痛,最孝顺的三叔在照顾爷爷,出去一下爷爷突然走了,三叔以为是自己的错,打击太大有点疯疯病病的如今不知所踪,奶奶今还在,却也疯疯病病的行动不便,被爸爸接到都市一起生活,下一个是谁?我很害怕…思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