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不断变换姿势,冯。蓝

  冯不断变换姿势,冯。蓝
  

第二天早上,正常上课,

“哈哈,被我猜中了!”,一直波,都一样,于是也在没拨。
  

蓝一直一个人,不愿意去爱任何人,甚至包括她自己。
  

她一直是懂事乖巧的女孩子,自从上小学,她从来都没有让父母亲操心过,老师,也没用过分对她留意,她,是优秀,但不出众。高中毕业,她自己选了外地去上大学,父母亲也没说什么。
  

2010年,父母陪着她去了彼城,一切收拾妥当,爸爸妈妈离开,她一个人躲在墙角里看着他们的背影默默掉眼泪。大学第一件事,便是严苛的军训,她素来体育差,那些天,她度日如年。她一直不喜欢和陌生人讲话,就是寝室的那几个姑娘,一起住了有半个月了吧,那几个姑娘总是热闹闹的,好像她们原本就认识似的,但是她,总是悄悄地进去宿舍,然后摊开被子睡了,其实也就是躺着,转过身去,不和他们说话,其实她也并不是讨厌她们,她,只是不太习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和不太熟的人热络的打成一片。那些天,她每天会打电话给家里。然后哭着睡去。
  

军训最后一天,任务结束,接到通知,要去某某教室集合,领课本什么的,大家都已经很累,况且已经中午十一点多的样子,肚子很饿,大家都怨声载道的找到教室,她默默地跟着那几个面孔比较熟悉的姑娘,和他们一块进了教室。一个矮个子男人,穿着很长的米白色的西装,扣子开着,里面是一件纯白的衬衫,一副眼镜,脸是圆的,嘴一直在动,不停说话,嘴角处总感觉有异样的东西粘连,大家分明在忍着听,终于,半小时过去,男生已经将所有课本从大老远处搬上来了。开始发课本了,几个人在过道里走来走去分发课本,二十分钟左右,课本已经够数,一共21本,摞起来有四五十公分那么厚,女生们顿时发愁怎么搬回寝室,班里共七个女孩,其余全是男生。只见男生们纷纷动作迅速的捆好了自己的课本,一提便走了,只留了几个男生,在帮其他女生捆。蓝,不愿意央求别人,自己扯着很长一截包装袋子,转来转去捆扎,但是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拎不起来,她始终低着头一遍遍自己弄着,看着其他人都弄好了,要走了,她竟慌张起来,叹了一口气,不知怎么弄了。正愁呢,身边过来一位高个子男生,轻声说了句,
  

“啊?那,好吧!谢谢你!”蓝吞吐出这几个字。但是始终低着头,没看他。没一会功夫,他便捆好了,又提起来试了下,很结实。
  

“没事的!那你打个车,自己拿回去哈,我先走了!”男生说着,欲转身离开。蓝慢慢抬了眼角,只瞥见他浓浓的眉毛,脸,有点黑,穿着军训服,大家几乎一个样,分不出个你我。蓝刚要问问那人叫啥,他已经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正常上课。蓝起的很早,慢慢收拾,跟着宿舍几个姑娘一起去教学楼上课,一进教室,已经几乎坐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一张张风格迥异的面孔争先恐后的出现在她眼前,她微抬着头扫视一圈,只几秒钟,便低着头找了位置坐下了。
  

咦?昨天的那个人呢?怎么找不见了呢?是他没来,还是我没认出他来呢?左思右想,不得其解。老师已经进来讲课,刚翻开课本,欲要说话,忽听外面有人在喊报告,老师停顿了下,仔细听了,。果然有人在外面,遂说进来,门推开,两个人,男生,一位稍低些,右边那位稍高些,一件黑色T恤,宽的休闲牛仔裤,一双运动鞋,刷的很白,手里提溜着一本书,是这节课要用的课本。看上去,发型别致,脸有点黑,眉毛很浓,眼睛里透着光。是他么,是不是他,昨天主动帮蓝捆书来着,但是不太确定,蓝正想着,眼睛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却看到他一直在全教室扫视开来,不知在寻找谁,大家坐定,老师开始讲课。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大约两个月过去,蓝终于可以大方的和宿舍的姑娘们交谈了,她和一位姑娘关系格外亲密,每天一起上下学,偶尔跟着她一起出去玩。
  

有一次,兰跟着朋友出去,约好了去滑旱冰,但是到那里,却发现,还有两个男生,就是开学第一天迟到的那两个男生,那天,他们玩的很开心。
  

第二次一块出去玩,是冬天,蓝和朋友在湖边散步聊天,晚上,朋友接到电话,问蓝去不去唱歌,蓝忙问都谁,朋友说就是那两个男生,蓝说好吧!没有表现出过分的热情。那天,蓝听那高个子男生唱完了所有郑源和陈奕迅的歌,而且都很好听,蓝一直听的认真。对了,那位高个子男生,咱们就暂且叫他冯吧,蓝的那位女生朋友,咱们叫她风吧!
  

之后,冯总会借着大家一起出去玩的名目,总会组织各种娱乐活动,那年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冯打电话约其他四个人出来踩雪,不一会,四个人已经够数,他们在雪地里散步,聊天,摆pose照照片。下午三点多,雪已经停了,大家一块吃了饭,冯说,
  

“你们,陪我去选一款相机吧!我想买一个。”三个人很快答应。蓝心里想,莫非这个人,和她一样,也喜欢拍照片?一路嘀咕着,跟着三个人去了电子产品超市,在那坐了一下午,终于,最终冯选了一款佳能的相机,是听了蓝的建议,因为蓝的姐姐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摄影,给她多多少少讲了些有关相机的专业知识。冯拿着心爱的相机,高兴的说,以后咱们还要好好玩,拍更多的照片好吗?大家高兴的说当然,天黑前,他们一道回去。
  

那一年,那座城,第二场雪下的真的很大。早上十点,手机响了,是冯发的一条信息,咱们出去吧!别闷屋子里了,这么好的天,给糟蹋了。一会,风的手机响了,是那位个子低些的男生打来的电话,说的同样的事情,看样子他们是说好了的。蓝很快收拾了,穿着厚厚的衣服,戴上手套,和风一块出了门,雪正下的大。走到学校,看见他们两个。
  

“我只是想好好的给你们俩拍个照片,”冯兴奋的说着,嘴里冒着白气,又拖了手套,从包里拿出那天新买的相机。
  

“要相信本人的技术哈!保证给拍的美美的!”冯又说话。
  

“蓝,你站那里,我先给你拍张!”蓝莫名其妙。,没多想,就站在台阶上,冯不断变换姿势,横着,竖着各种拍。雪,一直下着,但是他们,仿佛一点也没有觉察到。
  

那晚回去,临睡前,收到冯的一条信息,“马上要放假了,真舍不得,你,们。”蓝看着这几个字,尤其你和们之间的那个逗号,她,不知道究竟是他故意加上去的,还是无意间给按上去的,那时候还是按键手机,没见过智能手机。她,看着那几个字,没回。一会,又是冯的信息,“下学期回来了,我把照片洗了给你们大家哈!我。绝对的负责到底,哈哈哈”蓝立马回了,“那是必须的,不过还是谢谢哈。呵呵呵”
  

那时候,蓝一直只是觉得冯是一个好男孩,有才,和他做朋友,挺好,但是,她从来都没敢多想。学校放假那一天,早上十一点,刚要准备走,只见风急匆匆开门进来,
  

“给你,你的生日礼物,后天的,是冯给你的,好像很神秘的样子,很丰富嘛,哈哈哈哈哈”风说着捂着嘴笑着。
  

“啥?礼物,他送的?他。为什么要送我礼物?”蓝瞪大眼睛望着风。她的确觉得惊讶,从上高中,她就再也没收到过生日礼物。
  

“少磨叽了,快打开看看呀!看看有没啥重磅消息啥的?哎?他该不会向你表白吧!哈哈”
  

“尽瞎说!拆旧拆!”蓝气急败坏说道。很快拆了盒子,是一个毛绒小熊,米黄色的,带着小小围巾,很可爱,里面还塞着一叠纸,是叠着的。
  

“快摊开看看!”风焦急的盯着。
  

打开,是冯精心画的一幅画,蓝迅速合上了,贴在胸口处,风笑了。
  

“哈哈,被我猜中了!”
  

蓝仔细看完,最后,一句话是,愿友谊天长地久!蓝,觉得很感动,小心的放进了一个盒子。下午,坐车回了家。
  

寒假总是过得无聊,很快又是新的学期,临去学校,蓝收到冯的一条信息,“好烦,我的高数挂了,回去又得补考”
  

“没事。咱们一起吧,考场见,因为我也挂了,哈哈”
  

“什么?你那么认真?”
  

“怎么?不信啊?真的!”
  

“那早些回去好好看看吧!”
  

又是这样的断句,蓝,顿时觉得茫然了。开学,蓝回去学校,第二天,从容走进补考考场,进了教室,第一排,便看到冯的补考座位标签,往里走了几步,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九点整开始考试,但是冯的位置一直空着,没人来,最后考试结束,也没见他进来,蓝当时只是想冯大概是没好好看书复习,不愿意考罢了,直接重修,呵呵,真佩服他的勇气!或者,家里有事,来不了?她心里一直嘀咕着。交了试卷,走出教室,便拨了冯的电话,但是电话里说您拨的电话已关机。一直波,都一样,于是也在没拨。一个人吃了饭,回去宿舍里,有点冷,就直接钻被子了,宿舍她一个人,她一直无聊着,又翻开冯的电话,发了条信息过去,
  

“哎,什么情况啊?玩失踪啊!不就是挂了嘛!人就不出现啦!真是的!看到信息回电话哈!”信息发出去,又看到之前冯的最后一条信息,“我想你,们”。
  

晚上,风回来了,没说话,不像她一贯的风格,估计是心情不好,蓝也没过问。终于,九点多种了,蓝说,
  

“哎,风,这个冯,他怎么没来补考呀,今早上,我和他一个考场的,但他,始终没出现啊!你知道吗?他在干嘛?”蓝转过脸对风说,风也窝在被子里,放了笔记本电脑,不知在干嘛。她没有转过脸对着蓝,半天没说一个字,对着电脑屏幕,大约半分钟过去,
  

“蓝,忘了冯这个人吧!就当他没出现过!
  

“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这么说话?他干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他让学校给开除了吗?就挂了科,不至于吧!“蓝焦急的说出一连串。
  

”不是,冯,冯他,他出事了,他没有了!“风始终没有抬头看蓝。
  

”你说什么?你胡说的啥?他出什么事了?前两周还和我发信息呢!你胡说,“蓝掀开被子走到风的床跟前,风还是没抬头。
  

”是真的,和他一起的早上告诉我的,2月18日。冯喝了点酒,开摩托车的时候,出车祸了,没抢救过来,昨天,班主任已经在给他办手续,联系他的家长过来收拾冯的物品,冯的弟弟过两天就到,蓝,你要相信呢,这真的是真的,我没有骗你。“风一连串说完了。
  

蓝呆站在原地,眼神耷拉着,踩着拖鞋,光着脚丫子,手里还拿着手机,显示的是冯发她信息的那一页。顿时,屋子里鸦雀无声,风关了电脑转过身去。蓝又缓慢挪着步子,走到自己床跟前,扯开被子躺下了,她,顿时平静了,只是眼泪,止不住的流。她只是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一起补考,他帮大家洗照片,我们还要一起好好玩,她,想的越多,眼泪就流的越发厉害。那一页,她失眠了,她只是很想再看看他的模样。
  

之后,蓝又变回之前沉默寡言的模样了,风,和另外那个男生,也不怎么和蓝联系了,他们,逐渐的疏远了。
  

大学四年,刚进来,还没得到什么,就已经开始失去了,莫名其妙的,她,瞬间觉得害怕,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抓得住的呢?那么温暖,热情的一个人,还不是说走就走了,远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再也见他不着。她总是会翻开手机看,冯的所有信息,几乎全部的信息,都没有出现过标点符号的问题,她,又转而单看那两条信息,那个隔字符,出现的那么突兀,两次,竟然都是同样的符号,这,真的只是巧合而已么?每逢想到这里,她总会流泪,她那时候,享受着他给予的暖暖的关系,自己却全然不知,硬是让他在那张画纸上,生硬的写了友谊地久天长几个大字。她,细心珍藏他给她的每一个小小的回忆。
  

三年,很快逝去,大学毕业,青春散场,临走,风约她出去,两个人喝了点酒,风说,
  

”你他妈的,你那时候是真傻,还是在那一直装傻,连傻子都看的出来,冯一直喜欢你,难道你就一点感觉不出来吗?我们,我们之后,是疏远了,我们,只是一直无法接受冯的突然离开,他离开了,我们,那还有什么理由在一起晃悠呢?我,只是不想在想起他,难过。我一直很珍惜冯这个朋友。“蓝听着,流下眼泪,没说一句话。第二天,她们各自回家。
  

从冯离开,蓝就一直没有翻看过他们一起疯玩过拍的照片,在她的空间里,只允许自己看。
  

2016年2月26日,晚上11点10分,蓝点开空间,看了大学毕业照片,最后,翻开了和冯一起的照片,照片里,她,冯,还有风,另外那个男生,他们四个人,站在学校图书馆门前,天空还飘着雪,但是拍的清晰,这张是拿冯新买的相机拍的,很清晰,放大看,冯那天穿了黑色的大衣,里,里面围着围巾,带着手套,站在她的左边,仔细看他的脸,没刚见他那么黑了,蓝突然发现,冯的眉毛,很浓,和风旁边的男生相比,他的眉毛真的很浓,瞬间,她像疯了似的点开班级毕业证,看那照片上每一个男生的脸,她仔细看过,冯的眉毛,真的很浓,比起班上任何一个男生!她又点开冯以前的QQ空间,那个她一直没有删掉,那个账号,也一直没有注销,名”懵“,点开来,浏览他以前发的每一条动态,浏览至2010年9月26日的一条动态,他是这样写的,
  

”班上只7位女孩子,只有她,与众不同,她为何那样倔强,不肯说一句呢!不过我还是厚着脸皮主动帮忙捆书,哈哈哈哈!“
  

蓝仔细一想,26号,那天她记得太清楚了,那天她填新生信息名册,最终在确认信息日期那一栏,写了8月26日,班主任,那个矮个子男人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唤她的名字,问她梦醒了没,究竟是几月的26日,那个男人,嘴巴一张一合的样子,她一辈子也忘不了,她不喜欢那个班主任。想着那些过去,蓝顿时呆呆望着电脑屏幕,呆坐在那里。她,没有很难过,她只是觉得很悲伤。遂打开博客,悄悄地写下了这只言片语,以纪念那段短暂而美好的时光!愿在天堂的他,一切都好。小熊,还在她的床头,每次看到它,便会惊醒似的告诉自己,生命里总有一些东西,无论多么使劲也抓不住,因为,往往都是一切过去了,才一遍遍念经似的对自己说,那时候多美好啊!我真想过去抽一大嘴巴子,当时干嘛去了?

  一个矮个子男人,穿着很长的米白色的西装,扣子开着,里面是一件纯白的衬衫,一副眼镜,脸是圆的,嘴一直在动,不停说话,嘴角处总感觉有异样的东西粘连,大家分明在忍着听,终于,半小时过去,男生已经将所有课本从大老远处搬上来了,

“要相信本人的技术哈!保证给拍的美美的!”冯又说话,学校放假那一天,早上十一点,刚要准备走,只见风急匆匆开门进来,,

蓝呆站在原地,眼神耷拉着,踩着拖鞋,光着脚丫子,手里还拿着手机,显示的是冯发她信息的那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