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八岁,红蝴蝶

  那年我八岁,红蝴蝶
  她的枯瘦干瘪的手指略显的僵硬,好似一条快要冬眠的蛇,在留恋着冬日残存的暖阳,逶迤着不肯离开,在努力地展示出柔软的风姿,

风儿更猛了,那只红蝴蝶几乎站立不稳,她太瘦弱了,体重也许只有我的一半吧,我真担心她会像一片树叶随风飘走,她颤抖着接着,小心翼翼的捧着,好像是在护着一颗珍贵的珍珠。
  

无论如何努力,我也无法忘记那个七年前那个寒彻脊骨的冬天,那年我八岁,那是我十五年来度过的永远无法释怀的冬天。
  

大概是腊月的最后几天。一抹残喘的夕阳在山的那一边挣扎着落去。已是傍晚,凛冽的北风吹得凶猛,挟裹的行人不得不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逼迫着路边为数不多的店家早早打烊关门。一切都在雾气和灰色的天空的遮蔽下,尽显凄清寥落。如果能站站在这个小县城的上空俯瞰,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好像一个大锅盖把这里的一切都捂得喘不过气来。
  

放学回家,我软磨硬泡非要吃烤红薯,爸爸禁不住我的执拗,我们父女两个漫无目的在热切地寻找烤红薯的身影。试想,在这样手指简直可以冻僵的寒冬,手捧一个暖烘烘的红薯,一边贪婪者吮吸诱人的香气,一边感受如爸爸大手的温热的美食,那时多么惬意自得!这么冷的天,这个时候,做小生意的早就回家围着火炉做饭了吧,哪里有?忽然,一堆人伸长了脖子围在广场上,我好奇的拉着爸爸往里挤去。
  

好不容易钻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未曾想到是这样的一幕:一个满脸络塞胡子的中年人坐在一条破板凳上,目光冷酷一如这划过空中的风,刀子般注视着一个身着红色单衣的小女孩。她七八岁的样子,在不足三四平方米的人群中央灵动起舞。原来,是卖艺讨钱走江湖的艺人。那时候,这样的场景在小县城很是常见,多半是外地人遭遇天灾人祸不能养家糊口,他们多是父女、父子或是夫妻模样,或拉二胡,或吹风琴,或弹吉他,或者是唱歌唱戏、杂耍,一曲终罢,赏个喝彩,扔几个零钱,赚的一点生活下去的口粮。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小女孩。她的枯瘦干瘪的手指略显的僵硬,好似一条快要冬眠的蛇,在留恋着冬日残存的暖阳,逶迤着不肯离开,在努力地展示出柔软的风姿。她的腰脚做出金鸡独立的姿态,簌簌寒风里,好像是严寒里伫立树枝上的鸟儿,使劲蜷缩着羽翼,却要去田野觅食,不得不振翅飞去。唯一使人眼前一亮的是她的红衣,一件单薄的夹衣,里面套着一件薄薄的红秋衣,红的鲜艳,红的眼前一亮,红的让人心里一惊。那红衣,吸引被冻得呆滞的目光游移,随着她的跳动,宛如一只红蝴蝶,在逆风里,竭尽全力怕打着翅膀,在朝着阳光的春天飞去……
  

风儿更猛了,那只红蝴蝶几乎站立不稳,她太瘦弱了,体重也许只有我的一半吧,我真担心她会像一片树叶随风飘走。我心里绷得紧紧的,好像她是一个要被冻裂的塑料绳,生怕在一瞬间脆开倒下。那是怎么的一双手啊,皮肤皴裂,干燥如柴,瘦骨嶙峋,我分明能看见指甲缝里还藏着污泥,我偷偷的瞧了瞧我的手,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细腻且充满了红润的光泽……
  

我以前学过舞蹈,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舞蹈基础很扎实,原本可以跳的更加优美,却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是没吃饱饭?还是严寒阻碍了她的发挥?她身旁的男人也好像觉察到了。
  

“小兔崽子,搞什么鬼,今天不揍你是不不想跳了?”
  

一声喊叫,如晴天霹雳,那个舞着的红蝴蝶身子不由得一振,差点失去了平衡颠倒在地。她努力的调整了步伐,冻得红彤彤的的脸颊露出强打的微笑,眼里全是空洞的灰蒙蒙的天空,她尽力的扭动身躯,向前做了一个凌空翻滚。
  

好,漂亮!铁凝一般的空气里有了活泛的声音。她好像秋风里一只即将寿终就寝的蝴蝶,拼命的做出最后值得让人喝彩的姿态,又像是一只飞向烛光的秋虫,身体太重,翅膀太轻,负载不动冰冷的尘雾和喧嚣的噪音……
  

围观的人唏嘘着,或是感叹在寒冬里舞姿的优美,或是感叹她们两人际遇的悲惨无助,有的扔下一块硬币,叮当的声音刺穿耳膜,在耳边久久回响不绝,或是扔下一张纸币,在冽冽风里飘摇落下,在眼前恍惚飘荡。有的甚至咒骂这个无良的男人,这肯定不是他的亲生闺女,谁肯让孩子在大冷的天出来卖艺挣钱,你一个大老爷们动动手跑跑腿也比小孩子挣钱容易啊!那个小女孩累了,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她向每一个给她钱的人鞠躬致谢,头低的很低,几乎到了她的腰间。那个男人站起来,向着围观的人抱拳,他的脚步力气那么大,坚硬的水泥地面都在忽悠战抖。单薄的红蝴蝶好像一张轻飘飘的的纸,形销骨立般站着,好像一株弱不禁风的小草,随时都会被肆虐的风拦腰折断……
  

冷寂的空气没有温热,心里仿佛铁铸一般,浑身上下已是彻骨的寒意。忽然,一股香气飘了过来,是爸爸给我买的烤红薯。我望了望她那双冻僵的小手,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和我交会了。她饿吗?我敢肯定,那香气也一定勾起她的食欲,她轻轻的咋了咋嘴唇,我悄悄的把红薯递给了她。她怯生生望着我,头始终微微的垂着。我搬开她的手指,塞到她的手心。她颤抖着接着,小心翼翼的捧着,好像是在护着一颗珍贵的珍珠。她笑了,浅浅的笑,嘴角微微扬起,眼里闪出春天天空的明丽。我能感觉到,她的笑,来自内心深处的悸动。那只烤红薯的温度复苏了她的手,复苏了她的脸,她猛吃了几口,羞涩的看着我,我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扭头拉着爸爸的手,又回头偷偷的看着她,她开始慢慢的吃着。
  

爸爸暖热的大手紧紧的攥着我的小手,在寒冷的大街感到更加温暖。这块烤红薯的热量太少了,一会就会变得冰凉。她的哪双手呢?还在捧着那块慢慢变得冰凉的红薯吗,她爸爸呢?那个中年男人是他爸爸吗?如果是,请你赶快去抱紧孩子吧,风太冷了,她的衣服太单薄了,她是一只红蝴蝶,快要飞不起来了……
  

我紧紧依偎着爸爸宽厚暖和的大衣里,感受着爸爸的慈爱体温。我多想让那个小女孩单薄的身躯靠在我身上啊,给她我的温暖和爱意,我多想让她变成一只真正的红蝴蝶,慢慢的靠近我,靠近我……

  

好不容易钻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未曾想到是这样的一幕:一个满脸络塞胡子的中年人坐在一条破板凳上,目光冷酷一如这划过空中的风,刀子般注视着一个身着红色单衣的小女孩,那时候,这样的场景在小县城很是常见,多半是外地人遭遇天灾人祸不能养家糊口,他们多是父女、父子或是夫妻模样,或拉二胡,或吹风琴,或弹吉他,或者是唱歌唱戏、杂耍,一曲终罢,赏个喝彩,扔几个零钱,赚的一点生活下去的口粮,

好,漂亮!铁凝一般的空气里有了活泛的声音,那只烤红薯的温度复苏了她的手,复苏了她的脸,她猛吃了几口,羞涩的看着我,我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扭头拉着爸爸的手,又回头偷偷的看着她,她开始慢慢的吃着。

洒我们的鲜血,关于自由的名人名言

  洒我们的鲜血,关于自由的名人名言
  
——赫尔岭
秩序意味着光明和安宁,意味着内在的自由和自我控制,认为爱情是某种义务的思想只能置爱情于死地,
——爱尔维修
我是孤独的,我是自由的,我就是自己的帝王。
  人只有在独身的时候,才能安静自由地过活。
——赫尔岭
秩序意味着光明和安宁,意味着内在的自由和自我控制。
——阿米尔
让我们维护公平,那么我们将会得到更多的自由。
——约瑟夫·儒贝尔
生活也好,自由也好,都要天天去赢取,这才有资格去享有它。
——歌德
掷我们的头颅,奠筑自由的金字塔,洒我们的鲜血,染成红旗,万载飘扬。
——林基路
只有由受过教育的人民组成的国家才能保持自由。
——杰斐逊
要解放孩子的头脑、双手、脚、空间、时间,使他们充分得到自由的生活,从自由的生活中得到真正的教育。
——陶行知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卢梭
意志是自由自在的,人实现了他的意志,也等于实现了他自己,而这种自我实现对个人来说是一种最大的满足。
——弗洛姆
爱情只有当它是自由自在时,才会叶茂花繁。认为爱情是某种义务的思想只能置爱情于死地。
——罗素
有困难的地方就有力量,有自由的地方就有知识。
——谚语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鲁迅
天下无纯粹之自由,亦无纯粹之不自由。
——章炳麟
囊括大典,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蔡元培
浮生六十度春秋,无辱无荣尽自由。
——杨公远
一个公民的自由是以另一个公民的自由为界限的。
——《法国国民公会宣言》
如果一切都任我欲为,我会有迷失在这自由深渊之感。
——igorstravinsky
秩序,只有秩序才能产生自由。
——法国
知识,只有知识,才能使人成为自由的人和伟大的人。
——皮萨列夫
知识哟!只要和你在一起,人甚至在枷锁下也是自由的。
——爱尔维修
我是孤独的,我是自由的,我就是自己的帝王。
——康德
  
——赫尔岭
秩序意味着光明和安宁,意味着内在的自由和自我控制,
——卢梭
意志是自由自在的,人实现了他的意志,也等于实现了他自己,而这种自我实现对个人来说是一种最大的满足,认为爱情是某种义务的思想只能置爱情于死地,
——igorstravinsky
秩序,只有秩序才能产生自由。

也不责怪曾经打的多狠,那时候还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爸妈

  也不责怪曾经打的多狠,那时候还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爸妈
  

才真的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

也许训话真的很多,也不责怪曾经打的多狠,

要是有些话听着难听,那我当听不见,不顶嘴,。
  

触屏手机都不会用,笑他们out。
  

却在突然回家吃到中午的饭菜时,
  

才真的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
  

或许他们只是舍不得开通流量,
  

曾经很自私的认为全是他们的封建保守,
  

也正因为保守他们才吃苦耐劳,节俭朴素。
  

也正因为保守他们的教育方式才那么啰嗦,
  

也许训话真的很多,也不责怪曾经打的多狠。
  

要是有些话听着难听,那我当听不见,不顶嘴,
  

等他心情平复了再跟他谈谈心。
  

那时候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爸妈,
  

其实做的很多都是因为爱!

  

却在突然回家吃到中午的饭菜时,,

才真的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

也正因为保守他们的教育方式才那么啰嗦,,

那时候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