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的土地,关于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拉美国家独立

  征服的土地,关于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拉美国家独立
  

拉美各国自美国1781年独立开始,各国纷纷效仿举起反抗殖民统治,脱离宗主国的统治,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欧式国家,

拉美的殖民地种族在18世纪后期早已经成为欧式人种,他们大都是欧洲移民过来的淘金者、教会迫害者和贫困者,由于种族屠杀,拉美的原有民族已所剩无几,这个就像征服者消灭了原居民,征服者成为新的居民,抵抗新的征服者,

拉美国家的独立,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也在一定程度上促动了世界反动反殖民统治的浪潮,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世界各国纷纷摆脱殖民统治,独立成为了世界不可逆转的潮流。
  

拉美各国自美国1781年独立开始,各国纷纷效仿举起反抗殖民统治,脱离宗主国的统治,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欧式国家。试想回来,这些国家虽然独立,很大方面是不堪宗主国的经济、政治压迫,需要自己的发展空间,宗主国不将殖民地当作自己的国土直辖地管理,将殖民地当成输出、掠夺的市场,这也导致了宗主国与殖民地发展的不平衡,脱离其统治也是必然的发展规律,与此相反的俄罗斯帝国,虽然推行的是农奴统治,征服的土地,采取的是直接列入管辖地,而还有另一个方面,俄罗斯的国土都是连接一片,虽然国土广阔,主要的人口、经济、政治在于欧洲,西伯利亚的特殊位置也导致俄罗斯只需建立据点就可维持在亚洲的统治。
  

拉美的殖民地种族在18世纪后期早已经成为欧式人种,他们大都是欧洲移民过来的淘金者、教会迫害者和贫困者,由于种族屠杀,拉美的原有民族已所剩无几,这个就像征服者消灭了原居民,征服者成为新的居民,抵抗新的征服者。拉美的独立战争似乎也是遵循这种规律进行他们所谓说的独立战争。但他们的独立战争在我的理解当中并不是真正所谓的民族解放战争,因为他们与宗主国之间的国家的民族关系都是同祖同宗,就如兄弟子侄般的关系,与其说他们是想追求民族解放战争,而不如说他们是在追求能与宗主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能有同等待遇,而殖民统治的性质和局限性也让殖民地不肯能像宗主国一样享有同等的待遇,殖民地成为了宗主国的附庸,这也成为殖民地反抗宗主国的一个导火索。
  

拉美国家的独立,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也在一定程度上促动了世界反动反殖民统治的浪潮,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世界各国纷纷摆脱殖民统治,独立成为了世界不可逆转的潮流。

  

拉美各国自美国1781年独立开始,各国纷纷效仿举起反抗殖民统治,脱离宗主国的统治,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欧式国家,

拉美的殖民地种族在18世纪后期早已经成为欧式人种,他们大都是欧洲移民过来的淘金者、教会迫害者和贫困者,由于种族屠杀,拉美的原有民族已所剩无几,这个就像征服者消灭了原居民,征服者成为新的居民,抵抗新的征服者,

拉美国家的独立,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也在一定程度上促动了世界反动反殖民统治的浪潮,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世界各国纷纷摆脱殖民统治,独立成为了世界不可逆转的潮流,

拉美的殖民地种族在18世纪后期早已经成为欧式人种,他们大都是欧洲移民过来的淘金者、教会迫害者和贫困者,由于种族屠杀,拉美的原有民族已所剩无几,这个就像征服者消灭了原居民,征服者成为新的居民,抵抗新的征服者,拉美的独立战争似乎也是遵循这种规律进行他们所谓说的独立战争,

拉美国家的独立,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也在一定程度上促动了世界反动反殖民统治的浪潮,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世界各国纷纷摆脱殖民统治,独立成为了世界不可逆转的潮流。

渡之梅

  渡之梅
  

行在梦里的轻舟、停泊在心灵的渡口,

不远不近的相知、才是最美好的距离,

淡泊的心域、渡之梅芳


  

行在梦里的轻舟、停泊在心灵的渡口
  

不远不近的相知、才是最美好的距离
  

淡泊的心域、渡之梅芳

  

行在梦里的轻舟、停泊在心灵的渡口,

不远不近的相知、才是最美好的距离,

淡泊的心域、渡之梅芳

行在梦里的轻舟、停泊在心灵的渡口,

不远不近的相知、才是最美好的距离,

淡泊的心域、渡之梅芳